• 内部参考文稿 
  • 最具影响力社区工作书目
  • 最具特色社区工作品牌活动
  • 最具影响力专业社区社工案例
  • 最具影响力社工事务所
  • 最具影响力社区社会组织
  • 五星级会员争创行动
  • 低碳社区在行动
  • 优秀社区风采图片库
  • 专家、学者谈社区工作
 当前位置: 中国社区工作网 > 社区服务中心
关于城乡社区文化建设的思考
来源:社工中国网

  一、什么是文化

  我先讲讲台湾时任台北市文化局长龙应台在凌晨三点钟回答议员问题时的小故事,那是龙应台在为文化预算作辩护时的亊。那天一个议员似乎喝了一点酒,满脸红通通的大声质问龙应台“你说说看,什么是文化?”这时的龙应台面对这个微微醉醺醺的议员,没有谈深澳的学术定义,只是冷静地淡淡地说:文化?它是随便一个人迎面走来,他的举手投足,他的一颦一笑,他的整体气质。当他走过一棵树,树枝低垂,他是随手把树枝折断丢弃,还是弯腰而过?当一个满身是癣的流浪狗走近他,他是怜悯地避开,还是一脚踢走?当电梯门打开,他是谦抑地让人,还是霸道地把别人挤开?当一个盲人和他并肩路口,绿灯亮了,他会搀扶盲人一把吗?他所有的教养、原则、规范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他表现的怎样?文化其实体现在一个人如何对待他人,对待自己,如何对待自己所处的自然环境。他要懂得尊重自己,他会因为不苟且所以有品位;因为不霸道所以有道德;因为尊重自然所以不污染环境。品位、道德、智能是文化积累的总和。龙应台这一番辩词,让这个议员无地自容,羞愧无比。

  文化是什么?确切地说文化是一个国家或民族的历史,地理、风土人情、生活方式、文学艺术、价值观念等等,我们天天都在说,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个核心价值观就是一种文化。文化又可以说,包括语言、文字、思想、国力等,就是社会价值系统的总和。

  文化与文明是有区别的。文化主要是这个化字,是动词,是渐进的不间断的发展过程,是人类征服自然、社会及人类自身活动过程,是一个中性词。文明是名词,是相对稳定的静态的发展结果,主要是指文化成果的精华部份,是一个褒义词。

  二、城乡社区文化特色化:覆盖面不大,引起人们乡愁思绪越来越浓

  我们江苏在城乡建设中,的确是有很多值得称赞的地方:比如淮安就有周恩来纪念馆,他让人们在这里怀念周恩来的丰功伟绩;盐城丹顶鹤自然保护区,主要保护丹顶鹤这些珍稀野生动物及其赖以生存的滩涂湿地生存系统;周庄这座江南小镇,以它悠久的历史,典型的江南水乡,独特的人文景观,成为水乡文化和吴地汉文化的瑰宝;泗阳新建的妈祖庙,这是全球5000多座妈祖庙中罕见的集水利、生态、风光及佛,道于一体的多元文化景点,称得上是千里运河之上独特的文化地标,形成“南有昆山蕙聚寺,北有泗阳妈祖文化园”的格局;还有反映饮食文化的盱眙龙虾,反映长寿文化的溧阳南山竹海,反映陶渊明文化的溧阳大石山农庄,等等。

  但是作为具有近8000万人口,876个乡镇,几千个社区的大省来讲,社区文化特色化的覆盖面不大,许多人更多的注重建多少栋高楼,修几条马路,在现代化、城镇化的过程中,只见一栋栋高楼拔地而起,一条条沥青马路又平又直,殊不知,许多人整天龟缩在高层钢筋混凝土制成的“火柴盒”里面,走在人们比肩接踵的柏油马路上,呼吸着被污染的浑浊空气,听着各种汽车和机器的嘈杂轰鸣,望着彼此冷漠无表情的面孔,似乎有一种无形恐惧油然而生。在现时工作和生活的压力下,人们的内心深处会泛起一股股奇怪的情绪,缕缕乡愁猛地袭来,恨不得马上一口气跑到僻静处,在荷花池塘边坐下,光脚躺在绿草地上,闻着泥土的芳香,听着青蛙的叫声,看着一颗颗星星闪烁在天边,真想发誓要去寻找生命的根,渴望着归真返璞。

  我们有些同志讲,现在生活在社区中的人们,经常从内心发出“乡愁”的感慨。谈起乡愁,让我们想起了出生于南京的台湾诗人余光中作的乡愁一诗: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说到乡愁两字,很少有人知道乡愁一词的原创者是谁?据查他是一千四百余年的唐朝诗人杜甫,他是中国第一位将乡愁这个词写作于一首诗中,诗是这样写道:

  东阁官梅动诗兴,还如何逊在扬州。此时对雪遥相忆,送客逢春可自由。

  幸不折来伤岁暮,若为看去乱乡愁。江边一树垂垂发,朝夕催人自白头。

  我们说, 杜甫送友时的乡愁,余光中遥望海峡的乡愁,以及现在提到一些居住在千城一面的人们的乡愁,都是一种人的怀念,思旧的情怀,都是文化的范畴。

  所以,民政部关于在全国推进城市社区建设的意见中指出,要繁荣社区文化,积极发展社区文化事业,加强思想文化阵地建设,不断完善公益性群众文化设施;2014年11月24日,戚厅长在建设全省现代社区治理创新实验区的座谈会上指出,社区治理必须坚持“六化”,其中“一化”就是社区文化特色化;今年3月,在北京两会上,江苏省政协主席张连珍发言大声疾呼,要重视对传统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将保护好历史文化名城、古村镇、古文化社区,让收藏的文物、陈列的遗产、古籍里的文字活起来,把这些工作提高到是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的高度。

  三、城乡社区文化特色化的几点建议

  文化可以分为硬文化和软文化两种。硬文化是显性文化,看得见,摸得着,是立于人们面前的环境文化,也就是物质文化,它可以是建筑,是音乐厅、戏剧院、图书馆、博物馆,是城市雕塑和花园,电影电视,书籍广告。它决定我们眼睛所见,耳朵所听,手可能摸的环境的美与丑,硬文化的特色化建设周期短,一般几年就能见成效。

  软文化是“隐性文化”,是精神层面,思想观念,是风土人情,生活方式,价值观念,是人们值得怀念,效仿、学习的东西。这是要长年坚持,一代接一代做下去的,是深入人心潜移默化的财富。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和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我们从70年前的全民族奋起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斗争中,可以感到心中有种力量来源,也许那是岳母给岳飞刺字的精忠报国精神,也许那是明朝戚继光抗倭力量的传承,因为这里有从爱国主义的土壤里生长出来的东西,是溶化在民族血液里的东西。

  社区文化的建设是多方面的,全方位,多侧面的,我们要有图书屋,广场舞蹈的特色文化娱乐,琴棋书画兴趣小组等等,我们要想在社区文化建设中,更好地做到特色化,还能做些什么呢?

  我提提自己的建议:

  (一)、向历史中挖掘特色化

  宋朝有个大诗人叫苏舜钦,在1044年的秋冬之际,被政敌陷害,削职为民,逐出京城,由水路南行,于第二年四月抵达苏州。在坐船由运河路过淮阴县境内的犊口镇时,写下一首诗:春阴垂野草青青,时有幽花一树明,晚泊孤舟古祠下,满川风雨看潮生。这个人在政治上是倾向于以范仲淹为首的改革派,被任命集贤殿校理,监进奏院。有一次他用所拆奏封的废纸换钱办酒饮宴,遭到政敌诬陷,被朝廷削职为民,逐出开封。这首诗就是那时写的。他在到达苏州后修建了苏州著名的沧浪亭,一直隐居不再从政当官。他是我国宋朝有名的诗词人,有很高的文学成就。另外,淮阴西南的吴城镇还是艺术大师吴昌硕、吴健父子的故乡。这些厚重的历史,足以支撑在淮阴县犊口镇社区文化建设中的特色化了。

  (二)、向中国梦中寻求特色化

  溧阳市西郊有个大石山旅游农庄,它地处长江三角洲,属上海经济区,是集餐饮、住宿、会议、休闲、购农产品于一体的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这是一方净土,恰似陶冶性情的人生驿站。但它的周边有天目湖景区,南山竹海园区,再加上常州有恐龙园、淹城,它始终是一个不太吸引人的地方。当它在斥巨资改造向我征求意见时,我就向他们建议,要想在这么多的旅游景地中突出自己的特色来,就可以根据习近平主席提出努力实现中国梦,结合农庄所处的乡村是陶家村,把它改建为现代版的桃花园。园区内分三部份:第一部份是古代陶渊明的梦。众所周知陶家的老祖宗陶渊明所撰写的《桃花源记》,早已成为千百年来中国老百姓追求的理想地,把陶家村山水的一小部份改成桃花源,比如陶渊明塑像、桃花园林、小船小溪,有些古代的标志物。第二部份是现代陶家村人的奋斗业绩展览和现在陶家村人的生活场景,比如现在陶家村人吃、穿、住、行,老年公寓的舒适养老,再加上出生于这个村的陶希晋,他那曾经协助董必武的革命功臣的事迹,可办一个现代陶家村人的奋斗史展。第三部份是未来中国梦的理想内容,比如有时光列车、宇宙飞船、上天入地设想,用水幕电影一一展现在前来观光的旅客眼前。这样就把陶家村建成一个新型的、具有很强的乡村特色文化的综合性旅游休闲农庄,它既不脱离本乡本土,又紧扣时代脉搏,与时俱进,就能吸引更多的人们来大石山旅游观光,来享受天然的氧吧,来品尝陶峰白茶和各色水果,这样大石山陶家村的桃花园就能从溧阳、从常州,甚至江苏,乃至全国乡村农家乐式的旅游景点中脱颖而出,成为一个城乡文化特色化的光鲜亮点。

  (三)、向普通的风土人情中提练特色化

  鲁迅是中国新文化的闯将,他的童年是在浙江绍兴农村的“三味书屋”里度过的,他笔下的“社戏”“润土”“祥林嫂”“咸亨唒家”都是他在家乡的所见所闻、所想所悟。这些农村最普通最常见的人和环境及风土人情被他提炼成特色化文化了。

  俄国文化巨匠高尔基的“童年”,是写自己三岁失去父亲,母亲把他寄养在外祖父家的故亊。我们可以从中看到19世纪中叶俄国农奴制度下的普通风土人情,既有因家庭衰落不景气与人的暴燥和漂浮,人与人之间弥漫着仇恨,又可以看到俄罗斯人心灵中那种健康、年轻和克服丒恶的行为。这种外国最普通的风土人情被高尔基特色化后,被千万人所接受。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是山东高密人,从他早期的小说《草鞋窨子》中得知他上的“民办大学”,就是家乡人们冬天晚上编草鞋聊闲天的地方。在这个小小的人间舞台上,编织出的故事,这些故事多是关于男人与女人的事,在粗鄙寒碜中,却透露出赤裸裸的真情。他曾经对高密东北乡极端热爱,曾经对高密东北乡极端仇恨,东北乡是世界最美的最丑陋、最超脱最世俗、最圣洁最龌龊、最英雄好汉最王八蛋、最能喝酒最能爱的地方。我们说,就是这样最普通、最不起眼的东北乡,那样粗俗的文化氛围,也能孕育出世界顶尖级的诺贝尔奖得主。所以我们可以从看似再普通不过的,甚至有些粗俗的风土人情中,也能找到特色化来,这会对培养人们的文化素质起到无可估量的作用。

  (四)、家史、村史、社区史是文化特色化的重要体现

  我们一提到《红楼梦》就自然联想到曹雪芹的大家族,就想到他们在南京和江宁织造府的日常生活;提起古代传世不衰的爱国主义精神,人们讲得多的是天波府的杨家将们,不管是佘老太君、杨老令公,还是穆桂英、杨宗保,他们忠君报国的故事,都活在人们心中。这些历史,往往是通过历代文人用笔写的家史,家族史的记载而流传下来的,就像司马迁写的《史记》流传至今一样。社会的最小细胞是家庭,由家庭发展到家族、社区,若干城乡加上土地山川河流就组成了国家。因此国家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就一定离不开家族和社区了。我们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也可以说家家都有不同的文化,千差万别的家族社区文化,就可提炼出经典的特色化来,也就汇聚出国家和民族的特色文化来。这是我把《陶府春秋》样稿向全国政协孙家正副主席汇报时体会得最深的。孙副主席指出:我们号召大家都来续写家族史,这是从中华民族的高度、国家的高度来讲的。自从“文化大革命”以来,大家都忽略了家史家族史、村史和乡镇史、社区和城镇史的续谱工作,要知道这样下去,再过几十年后,这段中华民族的民族史就会因此而断代,也就是历史的断代。我体会到,孙副主席这段话的主要意思,就是中华民族历史就是从千千万万的家族、村镇、社区、城镇的历史汇总起来的。没有小溪清涧、涓涓细流,哪有汹涌澎湃的长江黄河,没有差异化和独特色彩的家族史、乡镇史,那么一定不会有立于世界之林、雄伟壮观的中华民族历史。

  全国政协孙家正副主席给予《陶府春秋》很高的评价,他为这本书的题词是:“无论从历史价值,还是从社会教育价值来说《陶府春秋》的出版都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我祝贺该书的面世”我把他的题词作为极大的鼓励。有以下几点愿意与大家一起分享。

  第一、写此书的目的很清楚:为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我把自己的家族中的主要成员,在孙中山领导的革命大潮中,怎样奋斗的历史真实地呈现在人们面前,他们和千千万万的普通人一样,为了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在拼搏和奋斗着。(脱稿用该书中的具体说明,陶徳琨在武昌起义后担任中华民国首任财政部长前后的战斗亊例)

  第二、为了真实地反应历史,就大量搜集了历史证据。在档案馆、博物馆、历史馆、图书馆,用历史的史实,照片、文字来说明问题。在这里既不能自吹自擂,又不能故作扭捏,有佐证也说不清楚。(用书中的材料说明国共两党高层及各种史料的作用和评价)

  第三、为了便于成年人更好的传承阅读,一改过去写史那种枯燥填写档案式的写法,而是仿照司马迁写《史记》的方法,大量地把“历史的细节”详尽的写出来,供读者感到是在读故事,使之有品位和新鲜度(举出陶德琨是人民币改革第一人的细节)

  第四、写史时的与时俱进。

  (一)很多老者在写家族史时都是以父系为主,一般是“曾祖父、祖父,父亲”,而很少在曾祖母、祖母、妈妈上着墨。《陶府春秋》中,是把母系家族完完整整地呈现在读者面前。

  (二)根据目前家庭结构的变化,提出一个观点:“时代变迁,观念更新,父系母系均为前辈;计划生育,国家大政,儿子女儿,家孙外孙,一律为后。”本书题词观点搜集整理,顺便告之。真正在历史上也要做到男女平等。

  第五、我们家族的特色,就是重视教育,就是鼓励后代读书。他们在清朝时就是举办“文学”,自己掏钱请同乡的小孩免费读书;长大了能考“官费”出国就考“官费”,不能考“官费”的就自费出国留学。现在我们也在向家乡小学捐钱捐物,我们相信:“传统儿孙千万两黄金,不如传给儿孙千万巷书卷”,知识便是财富,就是力量,就是智慧的源泉。

  我们自费撰写家史,捐钱自费在老家陶玉岗村办了占地8亩的文史教育中心,这个中心现在成了当地乡镇的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乡镇党员培训基地,据说是全湖北第一个村镇民办文化中心,方圆几百里地的人们都是去参观一下的“福地”。这在当地也就体现出家族史、社区村镇史的文化特色化了。

  四、我们在城乡社区文化特色中的作用

  社区文化特色化的建设,所索涉到社会的方方面面,比如项目评估,规划决策、文化定位,资料征集,等等,不是我们民政干部能包办一切的。候厅长在2014年5月15日的第六届海峡论坛上指出,政府在社区治理中的定位是四个方面:是社区建设的指导者,社区公共服务的提供者,社区居民自治意识的培育者,社会资质的整合者。因此,在城乡社区文化特色化建设中,尤其要体现出我们民政干部应起到指导者和整合者的作用,只要我们提高自己的政治思想和文化水平,肯定就能把城乡文化特色化工作做得更好。(作者 陶耀善 系江苏省民政厅退休干部)